設爲首頁|加入收藏|英文版

醫院名醫

首頁 > 名醫風采 > 醫院名醫
蔡炳勤
詳細介紹:
    主角

  蔡炳勤,杰克棋牌外科主医师、教授,血管外科專科的学科带头人。广东省名中医,全国老中医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,中国中医药学会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。

  自畫像
  不泥古,不偏信,常觀察,勤實踐


  講特色必須以療效爲前提
  1964年,我从广州中医学院毕业,被安排到杰克棋牌外科门诊工作。当时的外科,可以做一些小型手术,但技术力量不强。
  給我印象比較深的一件事情是,一位洗衣房的工人來看病,說起她的丈夫患壞疽性陰囊炎,本應該采取中西醫結合的方法治療,用大量抗生素和全身營養支持,局部廣泛切開,徹底引流,配合運用中藥清熱解毒,但當時的外科采用中醫對一般瘡瘍病的治療方法,沒有結合西醫的治療手段,造成了病人的病情一天天惡化,終告不治。
  這件事情在當時就引起了我的反思,中西醫應該如何結合,什麽是真正的中醫特色?從那時我就認識到,中醫特色必須以療效爲前提,作爲一個中醫,要堅持發揮具有先進性、科學性和實踐性的中醫特色,中醫的路才能越走越寬。
  
  將中醫簡單化也不可取
  “文革”時期中醫外科的治療提倡“一把草藥一根針”,認爲手術是西醫的東西,中醫只能用草藥和針灸來解決問題,這實際上是把中醫簡單化,不過就在這樣的情況下,外科也從專症專科入手,走出了自己的路。
  當時廣州市郵電局有一位青年工人,是先進工作者,患脈管炎屢治無效,面臨截肢的危險。接治這名病人後,我聯想到廣東五華縣人用當地的毛披樹根治療燙傷的做法,開始嘗試用毛冬青根煎水溫泡患者的腿部,並且用豬腳煲毛冬青根內服。沒多久,病人的脈管炎就好轉了,小夥子的腿保住了,而這個當年的小夥子,現在已經退休了,我們經常還會碰到。
  1971年召开全国经验交流会,我们和五华县的醫生一起,将用毛冬青根治疗脉管炎的经验到大会上交流,一时间,很多病人涌到五华县,希望用当地的这种草药治病,也就是从那时候起,我们开始治疗、研究脉管炎的中医治疗方案,并且形成了自己的特色。
  1969年成立之初,我們開設了周圍血管病專科,不但發掘民間草藥毛冬青治病的經驗,開展以毛冬青煎劑、沖劑、注射劑治療血栓閉塞性脈管炎的研究工作,而且與有關單位合作,運用毛冬青的單體——毛冬青甲素口服及靜脈滴注治療,進一步提高療效。並由治療脈管炎一種病,逐步擴大至對整個周圍血管病系統的治療。
  
  手術姓西也姓中
  中醫外科如何發展,傳統的中醫外科有沒有出路,這是不少人關注的問題。從現在的情況看,中醫院的設置,有幾種方式,一是中醫院由中醫外科治療瘡瘍,西醫外科進行手術;二是中西醫結合,但以西醫爲主,在我們省中醫院,只有一個外科,確立“手術姓西也姓中”的觀念,強調中醫不但要做手術,而且要做大手術。對外科手術的認識,爲中醫外科的發展創造了良好的條件。
  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,我和同事一起,創立了周圍血管外科。隨著疾病譜的變更,動脈硬化閉塞症、下肢靜脈疾患、糖尿病足等已成爲周圍血管病研究的熱點,在治療這些疾病時,我們始終堅持運用中醫的理論,比如我們認爲脈管炎多屬“虛淤症”,我們采用的是傳統中醫的“脫疽”的治療手段,解決“心脾腎虛,血脈不得周至”的問題。和西醫手術效果比起來,中醫治療更耐心,雖然療程長,但效果好。
  動脈硬化閉塞症多屬“痰淤症”,靜脈疾患多屬“濕淤症”,而糖尿病足多屬“熱淤症”,在中藥辯證治療的同時,分別輔以脈絡甯、清開靈、七葉皂甙鈉、益母草注射液治療。
  糖尿病肌腱變性壞死可能會導致截肢,爲此確立了“縱深切開,貫穿引流,清除壞死肌腱,持續灌注”的原則,運用中醫傳統的“祛腐生肌”的手段,開展生肌膏促進糖尿病足潰瘍愈合的研究,使一些頻臨截肢的糖尿病足患者得以保全肢體。
  外科醫生离不开手术刀,而我们的手术,能够站在中医的角度,从病人身体的全局做出判断,这也是我们的优势。

  人生畫卷
  一雙多才多藝的手,一顆無欲無求的心


  人们总喜欢用”妙手仁心“形容好的醫生。而用妙手仁心来形容外科醫生蔡炳勤,更是显得格外贴切。
  蔡炳勤的手,是拿手術刀的手,也是拿樂隊與合唱團的指揮棒的手;是針灸切脈的手,也是彈琴畫畫寫書法的手。內心對藝術與醫術的感悟,以及對人生的思考,對生命的關愛,最終都落在這雙手上。

  手 操琴弄墨無一不精
  蔡炳勤出生于廣東澄海,澄海離汕頭和潮州都不遠,深受潮汕文化影響,是一個平靜的小城,所以他自幼的生活都相當甯靜休閑,讀小學的時候,他的一位語老師精于書法,從這時起,他對書法也産生了濃厚興趣,上世紀60年代,杰克棋牌门匾的几个大字,也是他写的,可见已经相当有造诣。
  也就是從這時候開始,蔡炳勤對版畫、象棋、圍棋等也表現出興趣,潮汕地區曆來被稱作是“嶺南鄒魯”,當地文化的浸淫對蔡炳勤的一生都影響深遠。
  中學畢業後,蔡炳勤報考了廣州中醫學院,一方面因爲親人中有人患病沒有得到有效治療給他留下很深的印象;一方面,在他看來,中醫那種淡定的氣質,也符合自己的生活理想。自幼喜歡傳統文化的他,對醫古文相當感興趣,讀起來津津有味。
  在中學讀書的時候,蔡炳勤就學習樂器,無論是小提琴、二胡還是揚琴,都嘗試過。對音樂的愛好一直延續到今天,他曾經引用《黃帝內經》的話來分析音樂與養生的關系,“天有五音,人有五髒,天有六律,人有六髒”,在中醫看來,音樂和人有著這種天然的對應關系。
  蔡炳勤是醫院、科室大合唱的總指揮,他的書法作品,得到大家的好評,他曾經說過,對于養生來說,“琴棋書畫皆上品”,其實,在我們看來,他更看中琴棋書畫所表現出來的對生命和健康的豁達態度,無論人生的順境逆境,都保留著對藝術的熱愛之心,必然可以平心靜氣地生活。而這樣的精神,又與中醫的理念是完全融合的。

  刀 中學爲體西學爲用
  中医也需要开刀吗,这是我们采访蔡炳勤问的第一个问题。事实上,有关中医是不是应该开刀的问题也始终困扰着中医外科醫生。有关“手术姓西不姓中”和“手术既姓西又姓中”的争论持续了很多年。
  蔡炳勤介紹說,事實上,在兩千多年前的《內經》就有截肢手術的記載,華佗被稱作是中醫外科的鼻祖,就曾經發明麻沸散用于外科剖腹手術,他不但爲關羽刮骨療傷,更准備爲曹操進行開顱手術,可見中醫手術曆史悠久,而且不乏大手術。
  而他看來,中醫動手術,更要強調中醫辯證的特點,比如他們曾經收治了一位甲狀腺瘤的患者,喉嚨痛,檢查發現屬于手術適應症,可以安排手術,但運用中醫辯證治療的方法,結合臨床觀察,就會發現引起病人喉嚨痛的並不是甲狀腺的問題,而是身體的炎症,于是用小柴胡湯調理,先解決患者身體的“主要矛盾”。
  蔡炳勤認爲,中醫的“開刀”與西醫有所不同,中醫手術依據的也是中醫的原則,用中醫的思想指導手術,比如開刀主要是“祛邪”的手段,“祛邪”的同時,不能傷正,更注重局部和整體的關系,手術之後,中醫還注重調整,進一步扶持正氣,這些都是中醫手術的獨到之處。從西醫外科手術的發展,比如從器官的破壞到移植,其實和中醫也是殊途同歸。可見中醫“祛邪以匡正”的理論,和現代醫學發展的方向是一致的。


  名醫講堂
  儀器重要,經驗更重要


  有一次蔡炳勤查房,遇到一個右腳內踝壞死的病人,病人說腳很痛,彩超檢查,結果是動脈硬化,造成血流不暢,如果看彩超的結果,一般的判斷是截肢的適應症。但蔡炳勤觀察發現,病人盡管血管硬化嚴重,但肢端並沒有壞死,如果動脈硬化很嚴重,腳部供血不足,應該能夠從腳趾的變化觀察到,爲什麽動脈硬化、腳趾卻沒有壞死呢?于是他判斷可能是有積膿,經過詢問,病人右腳確實受過外傷,所以,先對他進行了削痂排膿的處理,加強消炎,果然症狀減輕,避免了截肢。
  还有一次,一位做过食道癌根治术的患者,忽然持续高烧不退,使用了大量抗菌素治疗仍旧没能退烧,怀疑是“食道癌转移”,来到省中医外科就诊。接治这个病人后,蔡炳勤观察病人身材瘦削,有发热气促、心烦、口干等症状,经详细询问病史,蔡认为,病人发烧“非伤寒之发热”,先是醫生误用辛温发表,高热不退,继而用大量抗生素及苦寒药,劫阴伤阳败胃,对症下药,很快热退症消,然后“用西洋参以善其后”,病人身体很快康复。
  蔡炳勤認爲,中醫的基礎不牢,引進西醫,中醫容易被異化、西化或者淡化,相反,如果有牢固的中醫基礎,就可以很好地結合西醫,走有特色的中醫道路。在臨床實踐中,中醫傳統的“望聞問切”的診斷方法,仍舊是最重要的基本功之一。


  速寫
  遊乎空虛之境,順乎自然之理


  采访蔡炳勤醫生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,因为即使已经六十七岁了,他还是会很准时地回到杰克棋牌的外科办公室。他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四十年。
  蔡炳勤醫生面容清瘦,性格温和,说话很慢,无论是写处方还是帮助学生修改论文,他都是一丝不苟。
  从电梯口到办公室,他经常会被人拦住,有时候是住院的病人急于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他,有时候是年轻醫生向他请教问题。他总会停下脚步,认真地和每一个人交谈。
  热爱音乐、书法,有多种乐趣,甚至对版画、象棋等也颇有研究,在醫生的角色之外,蔡炳勤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,而所有的这些,都和他醫生的角色融会贯通。在他看来,音乐与人的性情息息相关,可以通过旋律与节奏调节人的情绪,在他看来,练习书法与练气功有相通之处,讲究心平气和。他对艺术的领悟和他对人生的领悟都影响到他作为醫生的职业生涯。
  盡管中醫外科的命運起起落落,但在蔡炳勤看來,自己的一生,仍舊是平淡的一生,“遊乎空虛之境,順乎自然之理”,一切都順其自然,67歲的蔡炳勤,堅持每天在醫院工作,查房、帶學生,沒有波瀾不驚的人生,只有回首人生,波瀾不驚的心靈。

首頁|網站地圖|法律申明|友情鏈接|招聘信息|供應商管理|名老中醫學術交流|中醫健康管理|中醫醫案管理 |知識管理|在線考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