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爲首頁|加入收藏|英文版

岐黃傳薪

首頁 > 名醫風采 > 岐黃傳薪

醫武雙精 全才名家

2012/7/18 9:58:12字號:T|T

2004年07月06日 10:35   来源: 广州日报

吉老雖年逾花甲,卻精力充沛,神采奕奕。


本期名醫 吉良晨
   
  廣東徒弟黃穗平、張北平
   
  文/圖記者 劉影 通訊員 胡延濱、陳海
    

  中醫名家吉良晨教授酷愛方術醫藥、喜嗜弄拳擊劍,他醫術精湛,處方絲絲入扣,滴水不漏。懸壺50載,活人無數。

    吉老用“务勤不惰、学习不怠、临证不已、深化不息”这16字座右铭自勉,夙兴夜寐,刻苦攻读。学医14载,尽得师传。他对中医典籍烂熟于心,至今既能准确背诵《皇帝内经》、《伤寒论》、《药性赋》等经典著作,还能脱口而出任何一味中药的性味、归经、炮制、分类、毒副反应等,让人惊叹他其实也是位中药学家。

   醫學名家

  吉老21歲懸壺京都,至今已有50載,因其辨證准確,用藥精煉,往往收到藥到病除之效。

  東北一小孩因淘氣遭父打罵,突覺胸口憋悶,喘氣困難。此後間有發作,發病時四肢抽搐、牙關緊閉。家人以爲是癫痫病,送往醫院診治,但難見其效。後輾轉到吉老處求醫,吉老通過辨證論治,認爲此病是氣郁結胸而發,遂施以解郁舒肝法,9副藥後,病童很快康複。

  北京城一九旬老翁,腎伴有功能衰竭,因腿部拉傷臥床月余後,無法排尿,腹部以下腫脹。吉老辨證其屬脾肺不足,膀胱氣化不利。患者服藥七劑後拔除導尿管,3小時後可自行排尿。

  武學名家

  吉老醉心拳術劍術,深谙武學精髓,繼承和發展中華武學,讓國之瑰寶大放異彩。他畢生演繹著國醫和武學完美交融的精妙版本,如今的吉老雖壽逾古稀,卻精神矍铄、神采奕奕。他透露自己的養生秘訣是弄拳擊劍。他認爲真正的武術不是操練肌表筋骨皮,也不是打鬥攻防等技能,而是身心合一,養生長壽。

  吉老如今每天习武3小时,在他古朴清幽的书房里,除了半壁古籍、国画青瓷,还有宝剑几把,闲时可舞剑怡情。对于武学和国医如何有机结合,吉老的答案简单又实在:一个醫生首先自己要身体健康,给病人治病才更有说服力。

  他的困惑

  尴尬的中醫教育

  吉老從醫50余載,對中醫有著無比深厚的感情,對于當前中醫教育的現狀,吉老倍感憂慮和困惑,他力陳中醫界種種怪現象:“醫學院培養出來的學士、碩士、博士,竟然不能在臨床第一線看病,更別提療效;中醫教育培養出的高層次人才,居然大多不願意從事中醫工作;有的人爲了晉升提職拼命學西醫。”

  吉老激動地說:“這算是什麽中醫繼承人?所以不單是中醫後繼乏人,而更可悲的是後繼乏術,這是難堪的中醫教育啊!”

  究其原因,吉老認爲中醫教育與臨床脫節是一大因素。吉老提到他頗爲推崇的醫聖張仲景:“後漢時大疫流行,張仲景官至長沙太守,卻棄官行醫,爲老百姓解除疾苦。所創《傷寒雜病論》乃中醫學辨證論治大法,成學習中醫必讀之經典,對每一位中醫來說都非常有教育意義。現在的醫學院畢業生,有幾個能完整背誦張仲景《傷寒雜病論》原序?”

  其實,中醫人才的匮乏是名老中醫們共同的困惑。“這是國家中醫教育必須改革的重大問題。”吉老通過和所帶學生打交道,也感同身受。“中醫教育改革的目的,是要培養出真正高明的中醫人才,是明醫而不是空有虛名的‘名醫’。只有這樣,才能光大中醫事業,更好地爲人類健康事業做出貢獻。”

  他的立場
   
  中醫院首先要姓“中”

  對于中醫存在的問題,吉老感歎“一言難盡”。他認爲,中央的中醫政策沒有落到實處是症結所在。“毛澤東1958年就提出,中醫是偉大寶庫。我國《憲法》第21條明文規定:國家發展醫療衛生事業,發展現代醫藥和我國傳統醫藥;2003年實行的《醫藥條例》規定保護、扶持、發展中醫,實行中西醫並重的方針。這些方針政策對光大中醫事業舉足輕重,但貫徹力度還遠遠不夠,以致出現了中醫教育偏離中醫之道,中醫院不姓‘中’,爲了經濟效益而大量采用西醫治療手段的現象。”

  吉老告诉记者,他至今铭记着周恩来总理对中医人的鞭策和鼓励。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一天,吉老去给章士钊老先生诊病,恰逢周恩来总理去探望章老。周总理听说吉老是北京中医院的醫生,便殷殷垂询医院的情况。在聆听了有关中医发展的问题后,周总理意味深长地说:“如果我们不很好地学习中医,将来可能去外国留学学中医。”这番感慨的话语让吉老刻骨铭心,“当时我的脸热烘烘的,总理的话让我很受感动,早已铭刻心中,永远也难以忘记。”

  而今重提舊事,周總理的話再次萦繞耳邊。吉老顯得憂心忡忡:“前不久去澳大利亞五個城市講學,前來捧場的90%以上都是洋人,他們對中醫非常熟悉,對醫聖張仲景毫不陌生。我暗自揣測,難道總理的話真的不幸言中?”

  他的觀點
   
  辨證論治是中醫優勢

  去年初春,非典突如其來襲擊中國。在這場慘烈的戰役中,以吉老爲表率的名老中醫們挺身而出,深入第一線,爲病人診舌察脈,辨證施藥。吉老根據中醫“肺”的理論,以“玉屏風散”爲主,加入養陰清熱之品形成的處方“防溫肅肺湯”,在臨床上用于治療“非典”療效甚佳。

  反思抗非曆程,吉老認爲中醫之所以在抗非中大顯身手,是因爲中醫不是針對病毒,而是針對整體辨證施治。他說,中醫的最大特點是:整體觀念、理法方藥、辨證論治。辨證論治是中醫的最大優勢。“非典是急性傳染病,西醫認爲病源是變種冠狀病毒。但中醫認爲非典屬溫病範疇,診治重在‘扶正祛邪’,應以益氣養陰,清熱肅肺爲治療原則。這也是中醫治療非典處方的基調。”

  他的建議
   
  中西醫應相互協作

  吉老堅定不移地走中醫之路,無論是在病房還是門診工作,他都刻意要求自己做到先中後西,能中不西,盡量運用所學中醫知識,所繼承的中醫知識去診治別人。

  但吉老並非保守主義者。“我不反對西醫,但我更相信中醫。”針對當下中西醫的碰撞和爭議,吉老自有一番見解。

  他認爲中西醫從診斷、處方、治療等各方面都不一樣,分屬兩個體系。西醫是實驗醫學、結構醫學,中醫是整體醫學、實踐醫學。但二者並不對立,中醫可將西醫先進的東西爲我所用,充實中醫的知識內容。

  吉老說,只有中西醫彼此尊重,相互補充,將兩方優勢結合,才是真正的在高層次的中西醫融合。

  人物簡介

  吉良晨,字曉春,滿族,生于1928年2月,北京人。幼承庭訓熏陶,師教私塾9年。酷愛方術醫藥,喜嗜弄拳擊劍,尤好行氣功法,爲買氏形意四代傳人,露蟬門下五世弟子。21歲即懸壺于京都,先後結業于北京中醫研究所,北京市中醫進修學校。

  學術成就

  吉良晨擅長中醫內科疑難雜症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基本藥物領導小組成員、衛生部藥典委員、藥品審計委員、中國中醫藥養生保健學會常務理事、中國中醫藥學會內科脾髒胃病專業委員會名譽主任、中國民間中醫藥研究開發協會常務理事長、保健研究院院長、中國醫學基金會理事、北京中醫藥學會理事等職。

  弟子眼中的大師

  吉老醫技精湛,醫德淳厚,名滿醫界。他擅長治療內科疑難雜症,用藥精當,效果顯著。簡單幾味常用藥經他搭配,常能起到“四兩撥千斤”的奇效;對病人,吉老從不勢利,無論貧富老幼均一視同仁。問診時非常仔細,望聞問切,沒有絲毫馬虎;對弟子,吉老言傳身教,毫無保留,將畢生經驗傾囊相授。他視弟子如親人,噓寒問暖,關懷備至。

  吉老既是醫界泰鬥,也是飽學之士,文史哲均有很深造詣,談古論今時總能引經據典,妙論佳句信手拈來,讓人歎服他的博學和辯才。

  总之,非常庆幸能跟师吉老,除了医技大增,在立德立行立言上都受益一生。(杰克棋牌黄穗平、张北平)

分享到:新浪微博騰訊微博豆瓣人人網
首頁|網站地圖|法律申明|友情鏈接|招聘信息|供應商管理|名老中醫學術交流|中醫健康管理|中醫醫案管理 |知識管理|在線考試